重要通知:
當前時間:

鄉村春意濃

時間:2020-03-20 10:53  點擊:330 作者:韓和平 來源:

    在防疫防控的日子里,宅家憋悶了一個月的我,當縣城大街上公交開始運行的三月九日,我也走出了家門,前往居住在故鄉大山里的岳父家,看望年屆80多歲的岳父母,一則拜個實實在在的“晚年”,二來做個家門口的踏青旅游。


    生在農村長在農村的人,一旦離開蝸居的鋼筋水泥進入散發著泥土和青草氣息的大地,就像沖破魚缸束縛的魚兒游進了大海,渾身上下覺得哪里都舒服,就連曾經厭惡的亂石遍地、雜草荊棘叢生的山溝峭壁、渾濁的一凹凹河水、不起眼的白蒿苗、一嘟嚕一嘟嚕的花花菜、迎風搖曳的嫩綠的小蒜苗、碧綠碧綠的麥苗都是那么可愛,令人興奮。


    當車輪碾入瓜峪之時,田間機聲轟鳴,鐵牛歡歌,濕土如潮,大片的秋田飄溢著泥土清香;路邊的蘋果園、花椒園里男女笑語陣陣,剪刀銀光翻飛,一行行果樹如同走出美發店的少男少女,神采奕奕,氣宇軒昂;遠處的麥田在三月徐風里像舞動的綠絲帶般一浪追趕一浪。


    岳父家住瓜峪勝景的下游西岸——支家莊村委所在地。本是一個自然條件極差的不足百人小山村,全村20來戶人家,如蒲公英飛花點綴在一面坡上,臨崖而建的土窯洞,古老的小窗戶,雞飛狗叫,院坪雜草叢生,隨處可見的垃圾,遍地的牛羊糞便是我多年來的印象。


    當車駛出西交口政府拐入村級水泥路,開始爬坡之時,我仰面靠椅,閉上眼睛,準備休息的檔口,妻子推我“別睡,快看山桃花多好,村里人開始鋤麥呢。”我猛地坐起,只見車窗外的溝畔、田地間的土堎溝壑上一樹樹的山桃花如火如荼的競相開放,粉嫩欲滴,正午的陽光把山坡染得一片粉紅,極目處隱藏了溝壑,耳邊唯有嗡嗡的蜜蜂采蜜聲。未曾想三月的支家莊竟有這般迷人精致,略一思索,這個晉南之南角,氣溫與地處平川的運城地區基本相同,物候農時也就響應提早半月之多。你看,那些一個個披著長發穿紅戴綠的女人,正在沒過膝蓋的麥行里揮動著鋤頭給小麥松土除草,紅綠相映成一幅幅立體畫卷。


    我還沉浸在欣賞的畫卷中,車子就進入了支家莊,幾處飛揚的塵土中傳來轟鳴的馬達聲,我不覺一愣,這個村子怎么了?城里防疫防控才稍微緩解,這里發生了什么?開車的內弟告訴我“村里有幾家建房戶已經開始了挖土奠基,聽機聲正在干活呢。”我不由地贊道“農家春來早啊!”


    人們可能只知道女人停娘家,對于女婿停丈人家會感到稀奇,也許我是第一人。我們結婚四十多年了,在過去的日子里,由于工作的忙碌,每次上門都確實是“看望”一眼,就要匆匆返回單位,如今退休了,本該清閑了,但去擔負起了照管外孫的擔子,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幼兒園,也夠忙乎了,若不是今春遇到疫情發生,人們宅在家里也不會有這么自在。


    農村畢竟是農村,信號不好,網絡不通,在城里隨時隨地可以上網聊天,上機游戲,在農村卻還達不到,翻來覆去就是那么幾個頻道可以收看電視,東家長西家短的轆轤話今天說了,明天接著說,盡管內弟在煤礦上班,晚上和我談了不少煤礦的新理念,新變化,但對于只會黑板上種田的我,什么掘進面、巷道、頂板……無異于對牛彈琴,我只會反復一句話“安全不能大意!盡管如今煤礦重視安全了,自己也必須認真對待,不能有絲毫麻痹。”隨手給連襟撥出電話,邀請他來消閑幾日,他慨然應允了。


    內弟六點不到就起床上班去了,寬敞的暖炕上,我越睡越舒服,真想補回這多年離開土炕的虧欠。溫暖記憶中,暖炕給家人帶來幸福溫馨,留給我們一個寧靜的港灣,是溫暖一生的呵護與關愛。


    一天里,我和連襟走訪了村里修建的幾家,看到他們樂呵呵的情景,內心深處由衷地感到人們的生活水平和物質文化需求在改革開放的幾十年里確實變化不小,追求城市化的生活標準明顯提高了,臟亂差盤踞的地盤在逐步縮小,你看,新修的房屋也有了客庭、飲食操作間、餐廳、臥室、衛生間,吃喝拉撒不出門,刮風下雨無阻擋,誰能說鄉下不如城市?我感覺比城市還優越的是房前屋后有雞鴨豬舍,菜畦花園,果樹藤蔓,怪不得如今多少有識之士在農村購置田園,修筑家園,不僅接地氣清靜,更多地是怡情養性,可以自給自足。


    午后,在連襟的提議下,我們四人手持鐮刀,臂挎小筐,小外甥肩扛鋤頭,興高采烈地向田間走去。秋耕過的地里,花花菜、蒲公英一團團閃著綠光,嫩綠的葉子在微風中眨動著調皮的眼睛,似乎在挑逗著我們的味蕾,我們一下子來了精神,這個說“看這個多美”,那個嚷“喲!這團真肥。”小外甥懷里抱抱這個,小嘴親親那個,樂得滿地撒歡。這時小姨子早在地頭一角挖滿了一筐散發著幽香的小蒜,樂呵呵地說“晚上給你們做發面菜饃饃,蘸小蒜油潑辣子。二月小蒜,香死老婆老漢”,我們大家都笑了,這話雖有點夸大,但二月里的小蒜確實很香,盡管放在筐子里,我們很遠就聞到它撲鼻的清香。這時豎著耳朵的小外甥卻反駁說“不行,不能讓奶奶香死。”我們更快活的笑聲震得田埂上山桃花也在跳躍,嗡嗡的蜜蜂似乎忘了蜜源,在我們頭上盤旋。


    春天來了,三月地暖草先知。能有多少情在塵埃里相守?能有多少愛在歲月中定格?在春暖花開的日子里,摘一朵山花的清純,剪一朵白云的恬靜,攜一縷微風的輕盈,握一份田野的寬容,盈一份感動,心與心的相依取暖,是靈魂的對望,是兩顆心的互相欣賞, 愛是斑斕的畫冊,總有刻骨銘心的風景。


陳靖編輯

三期内必开一期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