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當前時間:

姥姥對我的影響

時間:2020-04-26 08:52  點擊:386 作者:王香翠 來源:洪洞縣老體協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在童年的記憶中,由于新中國剛成立不久,國家還處于落后貧窮時期,父母總是為我們換季的衣服、捉襟見肘的口糧等家里的生計而發愁。我是姐弟八個的老大,還要照看弟弟妹妹,在影響中,生活似乎從來沒有寬裕過。


  在那些細碎而緊巴巴的日子里,父母從來沒有忘記通過自己的言行舉止,教給子女最基本的做人道理。現在回憶起來,除了爺爺、奶奶、父親、母親,教誨我們要“誠實做人,老實辦事,吃苦耐勞”這些好的傳統外,對我影響最深的還是我的姥姥。


  姥姥是個鄉下女人,她一生坎坷,飽受了人生的艱辛,結婚沒幾年,外公不幸英年早逝,家里失去了頂天柱,本來艱難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有位本家人勸姥姥改嫁,但生性要強的姥姥硬是不從,她青春花季就過上單身生活,后來一直住在我家。


  姥姥是一位不是男子勝似男子,個性剛強,說話算數,辦事利索的女強人,早在四五十年代,她在村里除照顧孩子,包攬了一切家務活外,一個人下地干農活,凡男人能干的活兒她都能干。聽母親說,姥姥非常精通莊稼活,每逢夏季,還在打麥場上踩扇車,吹麥殼。我和姥姥在一起生活了三十年,她的言傳身教、耳濡目染影響了我的一生。


  姥姥一直以身作則,以優秀的家風感染、教育我們。深受姥姥影響的我,也一直在親身篤行著“說話算數,辦事利索”的個性。我十七歲就在生產隊參加集體勞動,性格酷似姥姥,干活不服輸,好勝要強。在當時農業學大寨時期,我以大寨郭鳳蓮鐵姑娘為榜樣,帶領婦女苦干,實干,被選為村婦女主任。


  后來,由于工作突出,被縣委組織部派人考察,提拔納新選用為國家干部(工作人員)。先后在基層任過村工作隊、婦女主任、公社第一副書記、副主任,法庭庭長等職。大凡待過的地方,我都對自己的地位、利益、榮譽看得很淡,堅決服從組織決定,沒有任何怨言,從來不向組織提任何要求,感覺只要想起姥姥的教誨,心里就充滿了陽光,仿佛有用不完的勁兒似的。


  1986年,我被調回縣計生委員會任主任。計劃生育乃基本國策,人稱“天下第一難”。我縣是全省第一人口大縣,任務艱巨。我在思想上一度產生了畏難情緒。這種情況被姥姥發現并與我做了一次談話。她說:你是公家的人,吃的是公家的飯,只要是公家需要我們就應該勇敢地去做!”姥姥的話讓我猛然醒悟,毅然接受了領導新的工作安排。


  幾年來,在縣委、縣政府的直接領導下,我認真落實國家計生政策,從來不喊苦、不喊累,堅持完成工作任務,無論是在機關還是在基層工作,都始終以一名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用自己干事創業的熱情感染著身邊每一個人,多次受到上級嘉獎。1994年,國務院計生委主任彭佩云,在洪洞視察時給予全縣計生工作高度評價。所有這些與姥姥的家風影響至關重要。


  退休以后,黨組織和群眾的信任,擔任了洪洞縣老體協主席、黨支部書記。多年來,團結帶領一班人,堅持 “重在參與、旨在健身、科學鍛煉、安全第一”的原則,為講好洪洞全民健身故事,創新活動、不懈努力。老體協先后榮獲“全國老年體育工作先進單位”;我有幸在全省老體協工作會議上作了發言;連續五年被市評為“老年體育工作先進單位”“信息工作紅旗單位”;2019年,成功舉辦了全省門球冠軍賽。為發展洪洞老年人體育事業和全民健身運動盡了一點綿薄之力。雖然工作忙碌些,然而姥姥的影響猶如一支清醒劑,催我警醒;它又似一面戰鼓,促我向上,催我奮進,永不停歇。


  姥姥是2005年初夏故去的,時年94歲,距今已15年了。她的性格和給家庭創造的“崇善、明理、擔當”家風得到我們全家的認可、堅持和發揚。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不忘傳統,方能篤行。姥姥傳給我們的良好家風,像一本教科書,值得細細品讀;像一盞明燈,指引我們找到成長方向;也像一股清泉,滋養我們樹立良好的操守;更是一個無價的“傳家寶”,以最樸實的形式,釋放出巨大能量,超越時間與空間的束縛,在精神層面閃爍著耀眼光芒,永遠激勵奮進我的人生并將會一代一代流傳下去。(洪洞縣老體協 王香翠)


王銘編輯


三期内必开一期王中王